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,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,或平淡如水,或光怪陆离,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,却极致渴望的世界......
当前时间:2019-06-07 06:14:07

第1章 大帝归来

更新于:2019/4/23 23:52:26 字数:0

字体: 字号:
  

九天之上,光芒万仗,烈焰滔天,火龙翻滚。燃^文^书库.774b.龙卷风呼啸,电闪雷鸣,万剑纵横,更有洪涛汹涌,仿如洪荒猛兽。

一道道力量,都蕴含灭世之威,仿佛苍穹都要被打碎。

而这些力量汇聚中心,赫然是一名神魔般挺拔站立的男子。

身材伟岸,面目冷峻,嘴角挂着一丝,黑色长发随风动,一身幽暗色铠甲,身后黑色披风烈烈翻滚。

男子仰天长笑:“哈哈哈,好,很好。”声浪滚滚,响彻苍穹。

“极光大帝姬烨皓!”

“烈焰大帝万古秋!”

“风御大帝名扬天!”

“雷神大帝傲来星!”

“剑帝岳萧!”

“葵水大帝古飞越!”

一个个名字从男子嘴中喝出,是有人听到,定然会极度震惊,这些名字的主人,无不是天恒大陆上的巅峰存在,心念一动间,掌控亿万人的生死。

“诸位真是好手段,好心机,好算计!”男子继续道,接着面色变得异常寒冷,暴怒道:“今日我幽冥不死,定要让尔等永坠我幽冥炼狱,永生永世受万鬼噬咬之痛。”声雷炸响,久久回荡天地。

“哼,休得废话,交出万物之源,可留你全尸!”一声哼喝,突然整个天地暗了下来。

万物之源,传说有成神之秘,三月前于莽古荒地出世,世间传言,此物最终落于九幽大帝幽冥之手。

幽冥抬头,突见头顶上空凭空出现一座巍峨巨山,向他当头压下。“山岳大帝段星宇!”

“杀!”

“杀!”

“杀!”

一道道冰冷的喝杀声从四面八方传来,所有足以毁天灭地的能量这一刻狂暴起来,向着幽冥冲击,顷刻间轰炸,苍穹震碎,天地摇晃,空间扭曲。

“吼!”

……

沧月城,烈日当空,一辆马车在街道急速行驶,大地震颤,行人急忙避退,叫骂纷纷,但当人注意到马车上纹刻的图案时,脸色立即大变,沉默下来。

“滚开,都快滚开,不滚开撞死了也活该!”马车前头车夫一边挥马鞭,一边冲着前暴吼,看他那嚣张跋扈,肆无忌惮的模样,仿佛前方那些平民的人命在他眼里根本一文不值。

是的,跟车厢这位尊贵的大人起来,他们的命又算得了什么,要是耽误了里面这位大人的时间,耽误了他的要事,他们这些贱民就算掉十次脑袋都弥补不了。

“滚!都滚开!”

马车一路急速行进,一波又一波行人慌乱躲避。

其中一对年龄不大,穿着粗糙布衣的兄妹也在人群中。

“哥,你怎么了,马车来了啊,我们快逃啊!”小女孩看上去只有六七岁,稚嫩的脸上满是焦急的神色,带着哭腔,不断地摇晃着身边十四五岁的少年手臂。

可那少年就好像着了魔似的,站着一动不动,一脸的呆滞。

原本拥挤的行人哄然散开,拥挤的街道一下子宽阔开来,孤零零地只剩下了兄妹两人。

“滚!两个小杂种快滚开!”车夫暴喝道,眼看马车离那对兄妹越来越近,可那车夫一点都没有让马车停下来的样子,反而更加加快了马鞭抽打黑马的速度。

此时很多人吓得大惊失色,不少人不想看到即将发生的血淋淋一幕,用双手捂上了双眼。

“哥!哥!不要啊哥!”小女孩更是吓得脸色发白,哭了起来,下意识地抱住了少年,将脸紧紧地埋进了少年的胸膛。

黑马与这对兄妹即将相撞,车夫更是面露狰狞。

“吼!”就在这时,那原本一脸呆滞的少年突然一声大吼!

“唳!”一吼之下,那匹即将撞到兄两人的黑马突然一声长鸣,人立而起前蹄翻滚,紧接着再重重踏下,强行止住了奔跑的趋势,此刻离那兄妹两人仅仅就差那么几公分。

街道两旁的人看得险之又险,不少人将心都提到了嗓子眼。

“这是?我……重生了!”原本一脸呆滞的少年呆状尽退,接着涌上一片欣喜。

心中大笑:“哈哈哈,我!九幽大帝!又回来了!”

“那些个渣渣武帝,窥视我从莽古荒地得到的万物之源,联手布下惊天杀阵灭杀于我,我本已该是魂飞魄散,灰飞烟灭才对,没想到竟然转世重生了。”一段段记忆涌入少年心头,与他原本的记忆重合,这一世,他叫石枫,年龄十五岁。

石枫伸出手,轻轻拍了拍怀中女孩的后背,女孩此刻如同受了惊的小鹿一般,紧紧地抱着自己,将脸深深地埋在自己的胸膛,明显感觉地到,她的娇躯在微微颤抖,显然还处在惊吓之中。

这女孩是自己今生唯一的妹妹,叫做石灵,七岁。

“灵儿别怕,有哥在,以后没人敢再欺负你了。”

石枫在石灵耳边柔声说道,突然面色一寒,双目闪过一道凶光,抬起了头。

“狗杂种,给老子去死!”刚才那驾车的马夫已坐在了马背,挥着长鞭,对着石枫兄妹两人猛烈地挥而下。

长鞭迅猛落下,空气都响起“噼里啪啦”的音爆之声,这要是落在人的皮肉伤,非得皮开肉绽不可。

“找死!”石枫怒哼一声,抱起石灵右脚往地面一蹬,两人身体往后倒跃出半米,堪堪躲过了一击,不过双脚落地,石枫的身体还在不住地向后倒退,直到倒退一米才止住身形。

仔细观察了一下如今的身体,石枫心中一阵无奈,暗暗叹息道:“这副肉身,实在是太弱了。”

想那前世九幽大帝之九幽冥体,万法不侵,一脚踩下地动山摇,山崩地裂,岂是如今这副未修过半点武道的肉身可。

“呀呀呀呀呀!两个狗杂种好大的狗胆,竟然敢躲!”车夫见那一鞭子没抽在皮肉伤,顿时气得暴跳如雷。

“哼!”突然间,车厢中传出一声不悦的冷哼,帘子掀起,一名穿着白色衣袍青年走了出来。

顿时间,街道两旁一片哗然。

“看,快看啊,这衣袍,还有右肩这勋章,是……竟然是术炼师,二阶术炼师!”

“真的是……术炼师大人!”

“海家竟然请来了二阶术炼师大人!”

“天啊,真的是啊!”

……

术炼师,炼丹炼器的大师,乃是天恒大陆上的超然存在。

天恒大陆,这是一个崇尚武力的世界,强者为尊,武者无数,但是武者所使用的玄器,以及服用的各种神丹药,皆是由术炼师炼制而出,可想而知术炼师的身份尊贵与超然。

而要想成为一名术炼师,研习术炼之道,不仅要有卓越的天赋与领悟力,还要拥有超越常人的灵魂力,灵魂敏感度,总的来说,这是一道很高的门槛,常人根本无法进入这个领域。

石枫身处的这座沧月城,也有几名术炼师,不过等级最高的也不过是一阶而已,且也被各大势力当祖宗般对待,低声下气地求他们炼制玄器与丹药。

如今沧月城四大势力之一的海家,竟然请了一名二阶术炼师过来,引起了城中一阵骚动。

“啊!”暴怒中的马夫突然听到身后的冷哼,顿时浑身一颤,吓得瑟瑟发抖,连忙下马,低着头,恭恭敬敬地站在男子下方,喊了一声:“明安大人。”

术炼师明安一脸阴沉,双眸之中尽是杀气,冷喝道:“你这狗奴才,到底是怎么回事?驾个马车都驾不稳,你自己睁大你的狗眼看看!”

明安说着,伸出细长洁白,如女人般的玉手,马夫一看,瞳孔猛地收缩,吓得连忙跪在地上颤抖:“大人恕罪,大人恕罪,小的该死,小的该死啊!”

只见明安右手小指的指甲,开裂了一道小口。

“哼!”明安冷哼一声:“等到了海家,就叫你们家主扒掉你的皮吧。”

“啊,不要啊大人!请饶恕我吧,饶恕我吧。”马夫哀求着,不断地用脑袋撞击地面,额头已撞出了一大片血迹,他突然想起了什么,抬起头,指向马车前方道:“大人,都是这两个狗杂种,是他们不开眼挡了大人您的路,马车还会突然停下来的。”

“小兄弟,你们快跑啊,小心丢了性命,这些都不是你惹的起的人。”一名围观的中年男子见情势不对,连忙出声提醒石枫道。

他话刚一说完,就被身旁的同伴猛地一拉,悄声道:“喂,你管什么闲事啊,你也不想活了啊,这种事你也敢管,小心丢了你全家人的性命。”

中年男子一听,本想还说些什么,但想想这些人的身份,想了想家中的父母,妻儿子女,只得发出一声无奈的叹息。

周围人说的话,以及前方发生的事,一切都看在石枫眼中,听在耳中,将石灵轻轻地从怀中松开放下,石枫嘴角浮现一抹不屑的:慢悠悠地高声说道:“二阶术炼师?什么狗屁玩意,很吗?”

“嘶”顿时间,街道两旁响起一阵阵倒吸凉气的声音,一个个惊得瞪大了眼珠,刚才的那道声音,那句话,感觉极不真切,人们都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梦。

石枫说完后,慢悠悠地朝着前方走去,手腕突然被一双小手抱住,“哥,我们回家吧,我怕。”

看着这张柔柔弱弱,又楚楚可怜的小脸,以及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,石枫伸手轻轻地摸了摸,温柔地说道:“灵儿乖,在这不要乱跑,哥一会儿就将带你回家。”石枫说完,将手从石灵的小手中轻轻抽出。

...

字体: 字号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