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,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,或平淡如水,或光怪陆离,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,却极致渴望的世界......
当前时间:2019-06-07 06:14:07

第3410章 第一神炼【二合一大章节】

更新于:2019/4/23 23:52:26 字数:0

字体: 字号:
  

“据说,那个妖孽除了他自身实力恐怖之外,又,暗藏着一头无比恐怖的黑暗凶物,此凶物实力,也在神王七重天,所以就……”

“这……这不会吧?那个人,他,到底是什么来历啊?”

“谁知道啊,突然出现我们无重神域,然后在我们无重神域,做出了一件又一件的逆天大事!

好像没有人知道,他,到底来自于哪里。”

“据说,被杀的五大强者之中,还有一人,可是那位紫花公子!

这些年来不是都在传闻,移花神谷之中,还藏着一尊实力无比恐怖的老怪物。

而那紫花公子,动用之力,乃紫色飞花。

他年纪不过三十,便步入了登峰造极之境,极有可能是那个老怪物传人。

据说,那尊老怪物,以前也是一现身,漫天紫花飞现。”

“那……如果真是这样的话,那尊老怪物教出这么一个传人被杀,那老怪物,会不会就此出山,与泧惊梵联手,再召集其余强者,去杀那尊妖孽?”

“再召集其余强者?在我们无重神域,好像登峰造极境的存在,也被那尊凶魔给杀得差不多了吧?

而经过此次这一战,恐怕,泧惊梵也很难召集到其余强者了。

哎……曾经被称之为我们无重神域最强的那个男人,尽管从恶毒沼泽中逃出生天,但如今,恐怕很难睡好了。”

“真没想到,曾经高高在上的泧家,也有这么一天啊!

真是,世事难料啊!”

……

寂孤城中,未家少主未信,此刻正极为低调地坐于一个路边茶摊,听着传来的阵阵话语,咧嘴一个苦笑。

“与我这般年纪,他却……又做出这等逆天之事了!

好不容易平息了,却没有想到,如今又是走到哪,便听到他的传说。

真是,令人自卑啊!哎!”

说着这番话,未信抬头望天,右手,拿起了他身前桌上茶杯,放在嘴前,阵阵飘溢的清香进入嘴中,慢慢品饮杯中之水!

……

天怜城,怜家府邸,大厅!

此时此刻,大厅之中坐于怜家家主怜绝,二爷怜恨,还有家中的几位老人。

确定天下传闻的那道消息之后,此刻的怜家二爷怜恨,缓缓地舒了一口气:

“还好……还好!还好我们当时的决定,是正确的啊!

与之冰释前嫌,再静观其变。

不过真的没有想到,他,还藏着那么一头凶物!

一念生,一念亡,我当时若是与他们联手,恐怕,我们怜家,真的将要泯灭于无重神域了。”

“是啊!”

“是啊!”

听到怜恨的话后,那些怜家老人们纷纷点头。

就连怜家家主怜绝,都面露无比肃穆之色,微微地点着头。

真的是,好险!

……

怜家一座精致优雅的楼阁之上,亭亭玉立的大小姐怜葉傲立窗前,抬头望天,轻声低喃:“无重神域的这片天,看来,真的是,要变了啊!

只是可惜啊可惜,我当时,心中认为他是难逃一劫,并未与之结交,如今想来,我之目光,还是短浅!”

……

文家院落,栽植着一棵参天枫树,仿若一尊屹立天地的巨人。

如今正值深秋,片片红色枫叶洒落而下。

文家家主文孔,此刻便是站于这枫叶之下,抬头望着,任由片片枫叶洒落于脸、于身。

“融儿,切记,今后你有了子嗣,也定然要好生教导,一定要为人谦逊,与人为善,心存正义,明辨是非!

如此,我们文家,方可长存!

切不可颠倒是非,恩将仇报,仗势欺人,胡作非为,否则的话,泧家,就是个活生生的例子!”

当文孔这句话刚刚响起之际,那文融,正走进这院落之中。

文孔所说之话,他一字不漏地听入耳中。

跟着,冲着父亲文孔抱拳躬身一拜,恭敬回道:“父亲放心,文家祖训,孩儿早已铭记于心!”

在无重神域,他文家实力并不算强,但却传承了无尽岁月。

据说,文家是如今这些大势力中,传承最为悠久的一个古老家族。

岁月长河之下,新旧替代。

而他文家,实力不出色却屹立不倒,自有他的“道”!

不过听着文孔所说的“恩将仇报”四字,文融还是感到羞愧难当。

尽管,如今时间差不多过去了三个月,但每每想起,自己当日让父亲、叔父,联手对付……可以说是对自己有救命之恩的那一位……

……

倾家,午膳饭桌之上!

倾家嫡系十数人,围桌而坐,进行用膳。

倾家家主倾擎,坐于爱女倾棽身旁,开口问道:

“棽儿,那个妖孽先是捉你,再是放你,然后又是于乾元大阵中救你,难道你与他之间,真的没有发生些什么?”

“哎,父亲!”一听父亲倾擎这话语,倾棽深深一叹,甚至面露不耐烦之色,说道:

“父亲,女儿都跟你说过很多遍了。女儿与他之间,真的没有任何交集,甚至,连话都没有说过一句。

是真的!”

“父亲就还是有些不相信嘛,我的女儿这么漂亮,那个小子见了,就一点都不动心?”倾擎又说。

“真是无语了,父亲。”倾棽面露满是无奈地说:

“父亲您真是想多了,要论姿色,怜葉是我们无重神域数一数二的美人,女儿怎么能跟她比嘛。

还有移花宫的花洛,娇小美丽,惹人怜爱,男人,都喜欢她们这样的。”

“她们,哪能跟我的棽儿比啊。”倾擎却说,“在父亲看来,我的棽儿才是最漂亮,最优秀的女子。

天下男人,应该都喜欢我们棽儿这样的美人儿才是。”

“说这些又有什么用嘛,父亲你,又代表不了天下男人!哎哎哎,父亲不要再说这个话题了,女儿的耳朵,都长出茧来啦。”

“好吧,好吧。”倾擎说道。

“哎!”而这时,倾棽又于心中暗暗一叹,“当时那个男人,确实连看都没有,看我一眼。

与倾葉、花洛比起来,我……或许真的是,差远了吧。

是啊,曾经走在一起,那些男人们,看得都是她们,谁,会看我呢。”

2

移花神谷,这是一个巨型山谷,薄雾飘飘,漫花飞舞。

这是一片花的世界,处处充满着清雅的幽香,一脚踏入,仿若进入了一片如梦似幻的花之仙界。

道道倩影,于飞花中穿梭,仿若一个个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降临凡尘。

一道看着有些孤冷的白色倩影,如一朵圣洁的百合,也飘飞于飞花之间。

不过,模样看上去有些失神,仿佛在一边飞行,一边发愣。

她,正是换上了一袭白衣的花洛,嘴中轻喃道:“他,实在是太强太强了,我与他之间,差距实在是太大了。

就连师傅都跟我说,让我忘了他,我与他之间,悬殊实在是太大太大,很难,走到一起。

哎,这个世界,难道,一切都是修为说了算吗?

我……哎!听说,那位紫花公子,真的出自我们移花神谷,乃是那位老祖宗的传人。

而这紫花公子,传闻之中也死在了他的手中,那……我们移花神谷,不是要跟他,也成为敌人了啊?

啊!能不能不要这样啊!他,怎么就有那么多的敌人啊。

我……”

花洛轻盈的身姿,还在往前轻飘飘地飞着。

“洛儿,你又失神了。”而就在这时,她忽地听到,一道柔媚的声音,从前方传来。

“啊!”听到那道声音之后,花洛俏脸旋即一变,一声惊呼,飘飞的身形随即顿止。

往前望去,那是一位极为妖媚的女子,虽过中年,但看上去,却像是一朵刚刚盛开的鲜花一样,美艳又透着娇嫩。

花洛旋即冲着他恭声呼道:“芊师伯!”

她,原来便是移花神谷,与花洛师傅同为三大长老之一的,芊花长老!

望着此刻有些傻愣可爱的花洛,芊老长老嫣然一笑,瞬间变得更加美艳,令得这片天地的飞花,都在这一笑之下,瞬间失色。

她说:“我也听你师傅说了,听说你这小妮子,已经动了情。”

一听芊花长老话语,花洛旋即开口,对她解释道:“师伯,您可别听我师傅瞎说,根本没有的事呢。”

“哈。”芊花长老再而笑道:“本来师伯也不相信,可看到小洛儿你刚才那副模样,师伯就看出来了,我们的小洛儿,是真的,长大了。”

听到这番话语,望着芊花长老这副模样,花洛小脸顿时变得羞红:“师伯,连您也取笑我!”

“哈哈,我们的小洛儿还害羞了啊!

走,走!今日啊,师伯带你去看情花。”

“情花?”一听情花二字,花洛俏脸再动,“师伯,洛儿现在可以看情花了吗?”

移花神谷情花,据说整个移花神谷,也就只有那么几个人可见。

修炼移花神谷功法,一见情花,必有所获。

乃是移花神谷众弟子都想见之花。

“当然可以看啦,我们的小洛儿,长大了嘛。

走啦,跟师伯走。”

“好的,师伯!”花洛乖巧地点了点头。

对于情花,她曾经虽然也想见一见。

但是对于情花,只听得其名,却是根本不知道,这情花到底乃何模样。

……

石枫师徒三人,已经彻底离开了那片恶毒沼泽,飞入了往生神域。

不过,此地毕竟还是边境地带,一眼望去,还是一片荒芜,由于靠近恶毒沼泽,还会时不时地出现毒虫、毒兽。

“从这一直往前,过不了多久,我们便可进入往生神域楚州地界。

楚州有十三城,其中有六座城,都铸有空间传送祭坛,到时候,我们可以一直通过传送阵,直至到达血泪城!”

根据往生神域的地图,石枫对凌夜枫、萧天亦说。

听到石枫这般话语,两个徒弟都暗暗点了点头。

“随命!”石枫的嘴中,暗暗轻喃着这两个字。

跟着又说:“登峰造极境的命运强者!

天卦子,命运之道也步入了登峰造极,不过他之所以无法推算出,是因为他乃神战大陆之人,无法强行推算诸神界,说是涉及到了天机。”

当时天卦子跟他说的,确实差不多是这个意思。

而那随命,既然乃诸神界的命运强者,应该,可以推算到她的方位。

只是……

虽然总是让自己不要乱想,但石枫,真的是时常担心,她,一个人,在这片如此的凶险世界,遭遇什么不测。

……

很快,石枫三人穿越了一片巨木林,紧跟着,感应到了一道道生命气息。

飞于虚空的他低头俯视,一幢幢古老繁华的建筑,不断地显现眼中。

到达这片天地,算是真正进入了楚州地界。

在石枫的带领下,他们三人的身形并没有就此停留,还在疾飞。

虽然见到了一幢幢建筑,但这些所建所在地域,乃属城外!

一路上,石枫三人也遇到不少破空飞驰的武者,不过也都是随意地看了对方几眼,各赶各路。

“前方那座城,便是绝霖城,此城,便有两座传送祭坛!”这时,石枫忽地遥指斜下方那片地域,说道。

凌夜枫与萧天亦这时也见到,一座古老、充斥着古朴气息的大城,出现他们眼中。

而石枫所说的两座祭坛,自然是一传一接收两座祭坛。

一般人流往来密集之城,都是如此。

为了维持秩序,几乎每座城,都有禁止武者于城中破空的规矩。

若没这道规矩,一个个武者破空乱飞,必然会是混乱不堪。

石枫三人身形飘然而动,落在了绝霖城城门口,走过城门,进入到了绝霖城中。

此城古老,于历史长河之中,历经了无数岁月,人口繁多,一眼望去,城中皆是行走的人影。

他三人,此刻也早已融入了人流之中。

“你们可有听说,我们往生神域第一神炼师崇心,如今正在神炼公馆授道!”

噪杂的道道话音之中,突然间,这一道话语,传入了到了萧天亦的耳中。

听到这话,萧天亦心神一震,两只耳朵,都仿若于此刻竖了起来。

转过头望向石枫,恭声喊道:“师傅!”

听到萧天亦话语,石枫也转过头,望向他……

字体: 字号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