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,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,或平淡如水,或光怪陆离,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,却极致渴望的世界......
当前时间:2019-06-07 06:14:07

第3413章 嘲笑【二合一大章节】

更新于:2019/4/23 23:52:26 字数:0

字体: 字号:
  

“登峰造极!”

“什么!那少年体内的那一股力量,乃登峰造极之力!”

“登峰造极力!难怪呀难怪,难怪就连汪大师,都说无法说到!”

……

听到汪元元的话后,众人旋即又发出了阵阵惊然大呼。

而也就这时,道道惊然的呼声之中,一道冷笑声也忽地响起:

“登峰造极力!这小子既然说他可以破去,我倒是想要看看,这小子,到底是如何破之!”

“这个小子本来就大言不惭,狂妄无知!难道你还真的指望他破去这股力量不成?”

“呵!登峰造极之力他都可以破?开什么玩笑。”

“依我看,这小子,先前应该也确实是看出这少年体内,有一股诡异之力。

然而,他根本不知道,这股诡异力量达到了何等级别,所以才会如此狂妄吧。”

“不过,我最不爽的就是这个小子,一副比汪大师还要厉害的模样。”

“这小子,现在虽然表面看上去还这么平静,不过在听到汪大师说那股力量在登峰造极之后,此刻肯定已傻住了吧!

哈哈哈,看他到底如何应对!我早就说,这就是一个跳梁小丑。”

……

那道道或惊讶,或讽刺嘲笑,或不屑,甚至带着些许怒意的声音,也都传入到了石枫、凌夜枫,以及那汪元元、少年的耳中。

石枫与凌夜枫,面色依旧未动,根本懒得去理会那些人。

而那少年,却是有些不知所措。

他从汪元元中的话中听出,原本,她应该是打算让她的师傅崇心大师出手,助自己破去体内的那股力量。

结果却……

“汪大师生气了吗?”

“哎!若真是崇心大师为他出手,那股力量,极有可能真的被大师破去了。”

“但,见汪大师刚才的语气……这该如何是好啊。

她会不会因为这个人,而不再请崇心大师为我出手,若真是这样,我……哎!

本来这么好的机会,为什么,出现这个人啊!

若最开始,汪大师就收下这天雷地火,那该……多好啊!哎!”

此刻这少年的心中,满满的叹息,满满的不甘,以及满满的伤愁。

这一刻的他,有种得到了一件极为心爱的东西,却忽地被人夺走了一般难受。

这一刻的他,甚至想哭。

甚至,在心中对眼前的这个男人升起了恨意:“好好的,你为何要出现,你既没有真实实力,为何那个样子,将我的希望就此破灭!”

……

“那便,开始吧!”而这时,身处这片区域的所有人都听到,那个“狂妄、不自量力”的小子,竟然还敢说出这么一句。

“他,既然得知那股力量在登峰造极,竟然还说,开始?

是准备要为那个少年郎,破他体内那股登峰造极力?”

“这小子,他还真的敢?”

“我靠!他不会真的来吧?”

“这是不见棺材不死心啊!真不知道,这小子到底是怎么想的,难道,是疯了不成?”

“跳梁小丑,就是跳梁小丑,他如果不跳那么几下,又怎么能甘心呢。你们说是吧?”

……

“他还要来真的?”这一刻,不仅是那些人,就连崇心之徒汪元元,都有些讶然,眉头皱起。

在刚才,她也以为石枫根本没有看出那股力量,乃登峰造极力,所以说出那般话语。

当时,她也想看看,这个人知道,会是一副什么样的精彩表情,会在大庭广众之下,如何下得这台阶。

结果却是没有想到,他脸上不仅没有露出自己所期待的精彩,反而,说出这一句,还真的打算,要破那股诡异之力的样子。

“你!”听到石枫那话,那少年又是一惊。

还是这一副茫然无措的模样。

而就在这时,那汪元元再而开口,此刻的样子看上去满是认真,对石枫说:“你可要想好了,若是实力不够,、恐怕将遭那股力量反噬。

一个不好,你二人恐怕都将被那股力量震得灰飞烟灭。”

“这个你无须担心。”石枫对她如此回道。

“你!”汪元元也没有想到,自己这一次,算是对他好意的提醒。

结果他竟然,还是如此执意。

自己可完全没有说错。

登峰造极之力,绝对不能轻易触及!

“真要找死?罢了罢了,该说的我也说了,至于如何,他自己选择吧。

之后的一切,是生是死,乃他们的事,与我无关!”汪元元在心中暗暗说。

“啊!”听到石枫与汪元元的话,一道惊然的呼喊,从那少年嘴中呼响。

他可是听得清清楚楚,弄得不好的话,不仅那个男人要反噬而死,就连自己都……

少年连忙再而开口,对石枫说:“大哥,你不要再开玩笑了!不要闹了,好吗?”

对石枫说完这句话后,他又望向汪元元,恳求道:“汪大师,在下求求您,请您让崇心大师为在下出手一次!

若是崇心大师愿意相助在下,这份恩情,在下必永世铭记于心!

求求您!”

“难怪,我看上去就这么逊吗?”望着这少年对汪元元卑躬屈膝,石枫满是无奈地一笑。

而就在这个时候,他的灵魂之力,已经席卷了出去,瞬间笼罩在了那少年的身上。

“嗯?”汪元元的俏脸,这时又再一动,秀眉一拧。

她已然感应到,那个人已经动手。

不过很快,她拧起的秀眉便已舒展,对那少年回道:“他已出手,若是你还活着的话,以此为条件,我会让我师傅,为你出手一次。”

汪元元说着这话的时候,她的手,再而指向了少年抓在手中的天雷地火!

“啊!”少年张嘴一“啊”!

而就在这时,只见他的身体,忽地飘飞而起。

他旋即低头,对石枫求道:“大哥,不要!

就算不顾忌我的生命安危,你也得想想你自己的性命啊!

算我求你了,放我下来啊!”

“闭嘴,别吵!”然而,石枫仅对他回了这么一句。

紧接着,一道无形劲力,从他身上猛地震出,震向了那少年而去!

2

“太过分!这也实在太过分了!”

“是啊,他都如此求他不要出手,结果,此人竟是如此自私!”

“没错!不仅不自量力,你可以不顾你自己的生命,但凭什么不将他人的性命当作一回事!”

“这是个疯子!”

“汪大师都已经表态,可以让崇心大师为这少年出手了。

结果这个人,却还是如此自以为是!”

“这种人,哎!最可怜的是这少年。”

……

道道话音又响。

不过这些人虽然说着这番话,却是没有一人冲上去阻止。

因为身在这里的人,没有一人可看出,那个自以为是之人的武道修为。

其中是有人期盼,出来个武道强者,将那自以为是的小子好好教训一番。

然而期盼到现在,还是未出现一人。

“大哥,你……就放我下来吧。”而那少年,还在冲着石枫哀求,声音,都已带着哭腔。

汪大师都已那样表态了,结果他却还……

不过紧接着,少年忽地感应到自己的身躯动了,在缓缓下落。

很快,便落回到了地上。

“切!原来只是装装样子而已,我说那样子怎么这么有种,真敢与登峰造极力抗衡?”

见到少年落地,又见到他与石枫都还好好活着,旋即有人开口说。

“刚才,还真的是吓到我了,我还真的以为……”

“哈哈,我也是!我还真以为他疯了。”

……

“多谢大哥!多谢大哥!多谢大哥!”少年连忙朝着石枫连连谢道。

这副模样,就好像石枫饶恕了他性命一般。

那一颗紧绷的心以及身体,都于这时松了下来。

真的是,太危险了!

这一刻的他,体验到了什么叫做劫后余生!

“噗!”而就在这时,那位汪元元汪大师,忽地发出发出了一阵笑声。

“连汪大师都笑了。”

“哈哈,是啊!”

“那小子刚才那一副好像真能破掉登峰造极之力的模样,结果……忽然怂掉了。

好笑!也确实是好笑啊。”

“是啊!我都忍不住要笑了。”

……

“汪大市!”这时,那个少年一脸恳求,以及一脸可怜的模样,冲着汪元元喊道。

而石枫,也望向了那汪元元,问她道:“很好笑吗?”

听到石枫这话,汪元元只轻然一笑,没有理会他。

而是望向那少年,说:“与我一同去见家师吧。”

“真的!”少年双目旋即一瞪,面露喜意。

没有想到,幸福竟来得如此突然。

他双手连忙又是一动,再一次将天雷地火,递向汪元元,“汪大师,请您收下!”

“嗯!”汪元元轻轻应声,点了点头,她那只白皙的右手,再一次朝着那天雷地火探了过去。

而此刻,已然不像是在拒绝。

见那只手又一次探来,少年的那颗心,都不由自主地“噗通噗通”跳了起来。

“这一次,应该不会再有什么意外了吧。”少年于心中暗说。

然而就在这一瞬间,只见他那张年轻清秀的面容,忽地于这时猛地一变。

他见到另一只手忽地于旁边探来,抓在了天雷地火之上。

“你!”右手随即转头,望向那只手的主人。

汪元元探向前的手一顿,也转过头望向那个人。

那只手的主人,自然是石枫。

“大哥,您又要闹哪样啊?”不过这句话,少年还只是敢在心中说。

他再而满是恭敬地出声道:“大哥,您……”

汪元元眉头皱起,问石枫:“你这是,打算硬抢?”

“何来抢之说?”石枫反问她。

“俗话说,收人钱财,替人消灾!

而你,既不能破去他体内那股力量,有何资格拿此物?”

汪元元的语气,有些冷。

她觉得,此人既然如此的不要脸,自己也没必要再跟他客气什么。

“谁说我没有破去他体内的那股力量?”石枫回道。

“你若能……”汪元元刚吐出这三个字,忽然反应过来,那个人的话有些不太对劲。

刚才潜意识间,汪元元将石枫的话听成了“谁说我不能破去……”

而反应过来才意识到,他说“谁说我没有……”

心念一动间,汪元元灵魂之力随即奔涌而出,那个少年,再一次被灵魂之力笼罩。

“他刚才说那话是什么意思?”这时,也有其他人意识到了什么,问身旁的人道。

“还没听明白吗?那小子说,他已经破去了那少年体内的力量!

那股登峰造极之力,已被他破去了!呵呵!”

“呵,他又开始表演了!”

“真是人贱则无敌啊!”

“哈哈,是啊!”

“哎!如此蹦跶到现在,我真的都已经看腻了。”

……

“你竟然……”而就在这时,身处这片区域的所有人,皆听到了一道极为震惊的娇呼声。

“你竟然,真的已经破去了他体内的那股力量!”

此时此刻的汪元元,那张绝美的俏脸之上,双目瞪得无比的大,显露着满满的震惊与难以置信。

这副模样,就好像见鬼了一般。

“什!”

“什么!”

“汪大师说……”

“这……这怎么可能……”

“我靠!不会吧……不会吧!”

“我没有听错吧?汪大师竟然说……”

“这怎么可能啊?是不是汪大师弄错了?那少年体内,可是登峰造极之力呀!汪大师先前可是亲口说的啊!”

“是啊!要破登峰造极力,他,也必要达到登峰造极的修为才可吧?而他……怎么可能!”

“他!他!他!他……”先前一口称呼石枫一个跳梁小丑的男子,双目也已睁得大大。

已被惊得“他”不出其他话语。

剧本,不应该是如此的啊!

完全不应该啊!

而且,他们根本没有见到那个人出手。

刚才,只是那个少年飞了起来,之后,便落回了地!

难道就那样,破掉了登峰造极之力?

一股登峰造极的力量,什么时候变得如此好破了?

……

“汪大师,您是说?”就连那个少年,也是满满的惊容。

也是感到难以置信与不可思议!

“我可以很确定!”汪元元脸上的惊容,也逐渐地恢复了过来,“你体内的那股力量,确实已经消失……”

字体: 字号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