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,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,或平淡如水,或光怪陆离,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,却极致渴望的世界......
当前时间:2019-06-07 06:14:07

第3412章 绝世废体【二合一大章节】

更新于:2019/4/23 23:52:26 字数:0

字体: 字号:
  

柜台中的少年回答:“此物,乃我家传之宝,叫做天雷地火!”

“天雷,地火。”石枫嘴中轻喃。

跟着又问:“既为你家传之宝,你为何拿此在这置换?

你想换何物?”

“家传之宝……家传之宝又有什么用,对于我来,不过一件废品。”说着这番话语之时,这少年微微摇着头,清秀的脸庞上,显露出了充满苦涩的笑。

这笑,让人看出,年纪轻轻,却像是一个有故事的人。

跟着,这少年又再开口,这语气,这模样,像是在对石枫说,又像是在自言自语:

“曾经的繁华,曾经的传承,曾经的一切,又有何用。

曾经,不过为曾经。曾经再怎么样,如今的我,还不是……这般,模样!”

说着这些,少年微微低着头,望着自己的身体,隐隐间,流露出了一抹说不出的伤愁。

不过紧跟着,他仿若意识到了什么,连忙抬头,对望着自己的石枫与凌夜枫道:

“不好意思两位,失态了!”

“没事。”石枫道。

少年说:“你们应该看出,我为一介凡人。

其实,如今虽然家道中落,但祖辈,也传下了一些修炼功法,但……我却,根本无法修炼。

我想以此物,换取我可修炼功法。”

“你是说,你无法修炼武道?”石枫说。

在这世上,确实有些人,是特殊的一类人。

武道昌盛,而他们,却是无法修炼武道。

对于这类人,石枫曾经也听过不少。

跟着,石枫问他:“你可知,你是为何无法修炼武道?

若是武道无法修炼,你可尝试过肉身之道,或是灵魂之道?”

有这么一句话,上苍关闭了你一扇窗,或许,早已帮你打开了一扇门!

石枫记得,在天恒大陆,就有那么一个家伙,曾经,也是天生无法修炼武道,而他,便另开武之道路,一生修炼肉身。

却是在修炼肉身之力上,乃一个旷世奇才,曾在天恒,可与他这位九幽大帝争锋!

“这么多年没见了,也不知道这一位,如今成就如何了。”

脑海之中浮现那道魁梧的傲然的身影,石枫于心中暗暗说。

……

而听到石枫刚才那话,少年说:“我吸天地元气至丹田,元气根本无法凝聚,便瞬间散去!

后来查出,我之丹田,乃是传说中的千孔丹田。

便是我的丹田之上有千道小孔,天地元气一入内,便从千孔中漏出,乃,一废丹田!”

这丹田,石枫曾经虽然没有遇到过。

不过听他这么一说,也已差不多明白。

若真如他所说,千孔,确实是废了吧。

而紧接着,只见这少年又苦然一笑,说道:“或许,我活在这个世上,就是一个悲剧。

武道之途与我绝缘也就罢了,然而我,肉身之道、灵魂之道,全都不能修炼!

我,真乃一个彻彻底底的……废物!”

说着说着,越说到最后的时候,他的情绪变得越为激动。

三者皆不能修炼,这……确实悲哀!

上苍关闭了一扇窗,两扇窗还可以,结果,把三扇窗,都给关得死死!

“让我探查一下你的身体情况。”石枫对这少年说。

“可以,随便查吧。”少年对石枫会道。

听他这语气,这模样,已然未对石枫抱多大希望。

看上去,仿佛都已麻木了一般。

石枫心神一动,灵魂之力顿时朝着这少年笼罩了过去。

“九重天魂力!”然而就在这时,距离石枫与凌夜枫不远之地,一道呼声旋即传来。

发出这道声音的,乃是一位身穿雪衣的女子,气质缥缈,仿佛不食人间烟火。

凌夜枫转过头,望向那位女子。

这位女子的年龄,不过二十上下。

“她的武道修为不过武灵之境,而,竟可看透师傅的灵魂修为,看来,她也修炼灵魂之道,而且灵魂等阶,不弱于我师!”

凌夜枫于心中暗暗惊喃。

尽管这是诸神界,但据凌夜枫了解,灵魂之道,在这世界也例外,极难修炼。

如此年轻、如此气质,紧接着,一个名字浮现于凌夜枫脑海。

……

石枫灵魂之力在这少年丹田、肉身、以及魂魄都一个扫荡。

丹田,去他所说,有千道小孔,以自己之能,确实无法帮他改变。

魂魄,极为奇异!

石枫刚要感应他的灵魂之时,竟然于那一瞬间,感应就到。

那个时候,就好像在感应一具阴尸一般,但那个时候石枫可以极为肯定,站在自己面前的不是阴尸,而是一个人,一个活人!

不过就在那时,感应不到的灵魂,又忽地出现在了石枫的感应之中,极为奇怪。

就好像消失的魂魄忽然重聚,不过这魂魄给石枫的感觉有些空虚,若有若无的奇怪之感。

这,也是石枫见过最奇怪的灵魂,便因为他这灵魂怪异,所以,与灵魂之道也绝缘。

最后,是他的肉身!

他的肉身,气血极为旺盛,筋脉骨骼,韧性极佳,比之寻常人强硬。

按理说,这是一具修炼肉身之力的绝佳之体,但……却有一股神秘、无形的力量,犹如一条线一般,穿梭着他整具身体,将他这具肉身给紧紧地禁锢住!

而这股力量,若不是灵魂强大者,恐怕将很难感应到。

然而就在这时,只听那一道飘盈的女子声音响起:“你可修炼肉身之道!”

“嗯?”

“嗯!”

当听到那女子的声音之后,石枫与那少年的面色同时一动,两人,都转过头面向那女子。

说话者,自然是那位身着雪衣的女子。

望着她,很快,那个少年的面色于这时猛地一个大变,惊然呼道:

“您!您是!您是崇心大师的弟子,汪元元,汪……汪大师!”

他的这道呼声很响,顿时间,将一道道目光吸引了过来。

“崇心大师的弟子!那位,便是崇心大师最为出色的弟子!”

“汪元元!没错,是她,果然是她!

我先前,见过她与崇心大师走在一起!”

“汪元元!”

“竟然在此见到这位神炼之道的天之骄女!”

“原来,这位便是……我们无重神域年轻一代神炼之道第一天才呐!”

2

顿时间,道道呼声,于四面八方不断响起。

一个个人,顿时往这方走了过来。

很显然,今日这神炼公馆的主角,正是这一老一少师徒二人了!

“汪大师!”此时此刻,要说最为振奋的,莫过于那位少年。

刚才,他听得出,那道动听的声音,流露着肯定。

“你可修炼肉身之道!”

她既然如此说,莫非……她能,助我修炼肉身?

“她,那可是崇心大师最优秀的弟子,或许……”

“若,她真能让我可以修炼肉身之道,我,也将可以成为一位武者,也将可以拥有那等渴望的力量。

总有一日,我也将可以…飞天!遁地!”

“我……”

……

道道念头,于这少年的脑海之中不断闪现,甚至因为这些念头,他的身躯都微微颤动了起来。

“汪大师,您刚才所说?”为了确认自己所想没错,这少年,满脸恭敬地对汪元元开口。

“嗯!”汪元元对他缓缓地点了点头,说:“我已看出你肉身问题所在,只要解决,你便可修炼。

此物……”说着那句话的时候,汪元元缓缓地低下了头,她的目光,竟也集聚在了那块“天雷地火”之上!

“哦!哦!”少年随即会意汪元元的意思,连忙应声,旋即拿起了“天雷地火”,就向那汪元元递去。

“且慢!”然而就在这时,石枫连忙出声,甚至探出了手,挡在了这少年与那汪元元之间。

他道:“此物乃是我先看上,怎么,也得分清个先来后到吧?”

“你!”一听石枫这话,少年这才意识到他的存在。

刚才由于汪元元的话,由于心中实在太过激动,这少年,都几乎将石枫与凌夜枫遗忘了。

他缓缓地转回过头,望向石枫,说:“这位大哥,刚才我的话,应该也已说得挺清楚了。

世上一切,就算是登峰造极境的神丹,对我来说都根本无用!

我只想,可以成功修炼,可以成为一名武者。所以……您请谅解。”

从开始到现在,他都根本没有想过,眼前这个男子可以帮他。

此时此刻的他,几乎将一切的希望,寄托在了汪元元的身上。

对石枫说完那句话,他再而望向了汪元元,说:“汪……”

不过,就在他说出“汪”字之时,石枫忽地又开口:“你之体内,被缠了一股诡异之力,只要破掉这股力量,你便可以成功修炼肉身!”

“这……”听到石枫这话语,少年面色立即又一动,不过这时的他,还是望着汪元元,仿佛在征询汪元元是否这样。

对于石枫,他自然还是觉得这位名震往生神域的天之骄女靠谱。

汪元元对他缓缓地点了点头,说:“他说得没错,确实是这样!”

“这……”听到汪元元这回答,他准备递前的“天雷地火”忽地一顿,眉头皱起。

没有想到,曾经做梦都想有人可以助自己成为武者,但却一直没有出现这样的人。

然而今天,一下子出现两个人,那模样,好像都可以让自己成为武者似得。

“他先来这里,先看上了天雷地火!若是得罪,我真怕被他跟上,离开绝霖城后……”

“而汪元元,乃是崇心大师的弟子,乃是我们往生神域年轻一辈神炼之道第一天才!

若她帮我,把握,必然更大!我……”

一时间,这少年于心中纠结起来。

不过很快,他便面色一定,仿若已做出了决定。

他的面目,还是望着那个汪元元,面容之上,再而浮现了满满的恭敬之色,对汪元元说:

“汪大师,请您助我!”

说着这番话的同时,他直接将抓于双手之中的天雷地火,递向了她。

石枫见状,连忙说道:“你可要知道,她其实仅能看出你的肉身问题所在,以她之力,并不能助你破掉缠绕体内的那股力量。

如今在这里,也只有我,才可做到!”

“这小子,真是好大的口气啊!他敢说汪大师做不到,他能做到?

也就是说,他的能力难道还在汪大师之上不成?”

“确实,确实,简直是大言不惭!”

“这……倒是有些狂妄了!”

“年纪轻轻,却是如此张狂!张狂也就算了,还无比自负了!”

“确实!确实!”

……

当石枫那话一出,道道呼声又再从四方回响起。

那些人也都如那少年一样,不认为同年龄间,他比崇心大师最优秀的弟子还要厉害。

“我们,就等着看他出丑吧!

在汪大师面前,恐怕,他就是一个跳梁小丑!”

一个三十出头的青年男子,一副看好戏的模样笑着说道。

其他的人,脸上也都一副看好戏之容,正等待着那个嚣张之人,如何在大庭广众下丢尽脸面。

而这时,只见那汪元元,已伸出了那只白皙似雪的右手,正探向那“天雷地火”。

见她如此动作,石枫双眉随即又一拧。

这天雷地火,可是他必得之物,可是有雷火双诀有关……

不过紧接着他又见到,汪元元那只手触碰于天雷地火上之际,往前微微一送。

像是……那少年将之递给她,她,送归回他。

“汪大师,您这是……”少年面露不解。

甚至,显得有些慌急。

而紧接着,他听汪元元说:

“此物你先收回!

他刚才说的没错,以我之能,确实无法破去你体内的那股力量。”

“这……”少年一时间微微一愣。

“汪大师竟然说,她无法做到?”

“难道……真的需要这小子出手?那个狂妄的小子能做到吗?”

“看来那个少年体内的那股力量,要想破掉很难啊!

不过,既然汪元元都说她自己无法做到的话,那一个说大话的小子,恐怕就更做不到了吧。”

“嗯!”

……

而这时,只见汪元元缓缓地转过头,面向了石枫,“你既说你可以,那么,你便出手吧!

若是我感应无错的话,那股诡异之力,应达到了登峰造极,原本我以为,如今在这绝霖城,只有家师可破去,却没有想到,你竟也能?”

“登峰造极!”

……

字体: 字号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