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,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,或平淡如水,或光怪陆离,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,却极致渴望的世界......
当前时间:2019-06-07 06:14:07

第3417章 多谢师傅【二合一大章节】

更新于:2019/4/23 23:52:26 字数:0

字体: 字号:
  

崇心大师,至高无上的神炼大师。

不仅神炼之道无双,灵魂之力更是步入登峰造极,又掌控战斗与神炼两用的天心神炉,催动之力,战力可谓是极为恐怖。

但人们却是没有想到,此时此刻的崇心大师,那张威严不凡的老脸竟然于此刻大变,甚至,喊出了一个“不”字!

人们真的难以想象,这一位竟然也会这样。

竟然,有人将他逼成了这样!

这,确实是崇心大师吗?

会不会哪个老头,只是跟崇心大师长得像而已?

又会不会,哪个人动用了易容术,冒充崇心大师?

……

仅仅这瞬息之间,道道念头于人们的脑海中飞快闪过。

暴砸下的须弥山,眼看着即将就要砸中崇心与其他三人。

这一轰下的话,恐怕将没有人能再站得起!

就连那位崇心大师也不例外!

不过就在这一刻,石枫心念忽地一动。

坠下的须弥大山,忽地一顿!

最终,还是没有砸下去。

“呼呼!呼呼!呼呼!”阵阵急促的喘气声还在不断回响。

这阵阵声音,是从那个青衣女子嘴中传出。

此时此刻的她,只觉自己从鬼门关走了一遭。

刚才,若是那座恐怖的山若真压下来的话,自己,恐怕将瞬间化为灰灰!

是成为灰灰,就连肉泥的资格都没有,以及神形俱灭!

不仅这青衣女子,就是那位天才神炼师汪元元,还有这置换大殿殿主深伦,都面露极度惊骇之色。

深伦到现在,都感到心有余悸!

虽然先前于置换大殿,知道他的战力达到登峰造极,到沈伦怎么也没有想到,恐怖到这等地步。

就连崇心大师都根本不是敌手。

“他……太……太强……大了……”汪元元于心中,满是震惊地说道。

本以为,这是一介年轻一辈绝世天才,却不成想,自已远远地低估了他。

自己的师傅有多强,他比一些人都要清楚。

但却被他,给完全压制住!

这一刻的汪沅沅,又想起了先前置换大殿中的那一幕。

自己如今在他人面前的光环,自然都是师傅给自己。

自己最开始出现在这个人面前的时候,无形之间,透露着一股高高在上似的姿态。

现在想想,又是多么的可笑!

……

崇心还是睁大着双目,望着头顶之上的须弥山,“你!”

随着这“你”字响起,仰起的头低回,望着身前的石枫,沉声开口,道:“你到底是什么人?”

“反正我不是妖族。”石枫说。

而说着这句话的时候,悬浮这四人头顶之上的须弥山还未收回。

不仅如此,这须弥山的恐怖之力还未撤去。

也因为如此,前方四人,无一人敢乱动。

只要石枫心念再一动,还是轻而易举地将他们四人轰成渣渣!

“无上之境!无上之境啊!我真的没有想到,你这等年龄,战力竟可达到这等地步!

若真不是妖族,那真是人族大幸啊!”崇心又说。

“什么!”

“无……无上之境!”

“崇心大师说……他的战力……”

“不会吧,他才二十岁上下啊,就算身怀超凡之器,但不可能达到这等地步啊?”

“天之骄子,这才是真正的天之骄子啊!”

……

“这才是,真正的,天之骄子!”听到远处传来的道道话语,汪元元嘴中低喃着这句话。

曾经自己走到哪,人们都称自己为天之骄女。

想想自己的这天之骄女,再想想他的天之骄女,汪元元真的感到了羞愧,脸,已变得通红。

……

“老朽恨透妖族,一生炼器,以克制、诛杀妖族之器为主,一生,灭之无数妖物。

据说妖族中人,也是恨透了老夫,而你击败老朽之后,却是没杀老朽,看来,你真的不是妖族中人。”这时,那崇心大师,又说出了这么一句。

“你我之间,也没有什么深仇大恨,本少倒也没必要杀你。

不过,你不识好歹侵犯本少,必须得到严惩。

本少仁慈,看你一把老骨头,也就让你免去这皮肉之苦,不过那尊炉,本少要了!”

石枫说到最后一句,右手成剑指,指向了上方。

而此刻,他剑指所指之物,正是崇心大师的那尊超凡玄器,天心神炉!

当石枫此话一出,在场诸人,面色再而纷纷一个大变。

他,竟然要崇心大师的天心神炉!

“这……据说崇心大师一生炼器,就炼了这么一尊超凡玄器啊!”

“是啊!天心神炉,据说乃是崇心大师的毕生心血啊!耗竭一生心血打造。

而他,竟然要这尊宝物!恐怕,对于崇心大师来说,要他天心神炉,比要了他性命还要难受吧。”

“天心神炉!直接要了崇心大师的天心神炉,这一位,还真是够狠的啊!”

……

“你要我师傅的天心神炉!”这一刻,就连汪元元也立即发出了一阵极度震惊的娇呼。

“哈哈,哈哈,哈哈哈哈。”而这时,只见崇心,忽地笑了起来。

不过这张笑容之上,充满了苦涩。

他说:“如果可以选择的话,老朽,还真的宁愿受你的皮肉之苦啊!

天心神炉,天心神炉,哎!”说着说着,他深深一阵叹息,延绵又长,充满着无奈,又透着不甘,于这座置换大殿中久久回荡。

崇心知道,自己,已然没有选择。

因为压在头顶之上的那座大山,于这一刻,升起了一抹凌然冰冷的杀意,仿若只要自己说一个“不”,便会轰地砸下来。

“崇……心大师……对,不起了!”置换神殿殿主,满脸歉意地对崇心说。

崇心此刻之所以会身处于此,全是因为他怀疑眼前那个人,极有可能乃是妖族所化。

原本以为,有崇心大师在,一切妖魔鬼怪,皆可伏诛,如今却是没有想到,将要害得他丢失性命交修的天心神炉。

“哎。”听到深伦的话后,崇心再而叹道,说:“深殿主,不关你的事。”

深伦只是通风报信,而这一切,乃是自己的选择!

“好了,别说这些废话了,抹除这尊神炉上的印记。”

石枫再而冷声开口,以一抹不容拒绝的口吻,对崇心命令道。

2

“轰轰轰!”当石枫那话一落,须弥山,再而发出了阵阵轰鸣之音。

诸人见到,那座压在崇心大师、汪元元大师四人头上的大山,再而震动了起来。

看上去,仿佛即将就要对着四人压了下去。

“我……愿交出……天心……神炉……”这一刻,崇心满是艰难的开口,吐出了这么一句。

要他亲口吐出这句话,好像极难极难。

舍弃天心神炉,就好像,为了自己可以活命,舍弃自己的亲生儿子一般。

崇心真的感觉,心,无比的痛,仿若刀在割。

“师傅!”感受到崇心异样的情绪波动,望着此刻的师傅,汪元元感到满是心疼,双目,充满着酸楚,隐隐间,有水花在泛动。

她比任何人都要清楚,天心神炉对于师傅的重要性。

这个人让师傅交出天心神炉,真的是,要他老命。

崇心缓缓抬头,灵魂之力已穿过须弥山,凝聚在了更上方的天心神炉之上。

他的身体,已开始了微微轻颤。

“老伙计啊,你陪我相伴了大半辈子,没有想到,我……这就将要失去你了!”

“咚咚咚!”神器有灵,听到崇心的话语之后,那尊天心神炉,也颤动了起来。

“哎!老朽知道你也不舍,但……我们……完全没有……选择了啊!

我的……孩子……啊……”说到最后这句,崇心微微颤动的身体,猛地一颤,声音,都已变得哽咽。

双目之上,已有两行老泪滑落。

“咚咚咚!咚咚咚!咚咚咚咚咚!”

感受到崇心的情绪,天心神炉也颤动地越来越猛烈。

它也已来感受到,接下来将发生什么。

“咚!”一阵震鸣,于天心神炉上暴震而起。

仿若刚才,有一柄铁锤在天心神炉上狠狠敲击了一般,音波之力,狂猛席卷,猛烈回荡。

“好了!”而这时,傲立下方的石枫,忽地道了这么一句。

他已然感受到,崇心的印记,已于这天心神炉上抹去。

也就在这时,他的身形猛然一动,暴冲而上。

与此同时,须弥山也与他的身形一同,飞了上去。

不过石枫身形还未飞到,便见那天心神炉一个倒转,神炉之中,白色狂焰,再而无比疯狂地暴涌而出。

“孽障,难道你还要反抗不成?”石枫冲着上方冷声一喝,一拳暴击而上。

以拳力开路,熊熊白焰,被他的拳力一分为二,一条烈焰之路,已被他开辟出来。

转瞬之间,石枫飞冲到了这天心神炉的下方,右拳,暴动起来,冲着这天心神炉暴猛暴砸。

“轰!轰!轰!轰!轰!”

紧接着,须弥山也已飞到,也开始了疯狂砸击。

暴乱轰鸣之音不断。

“天心……”崇心望着一人一山对天心神炉如此残暴地轰击,更是心疼。

他将天心神炉当儿子,这一刻,就好像有人在他的面前,殴打他的亲生儿子似得。

这种感受……对于他来说,实在是太难受了。

“太过分了!”就连汪元元,也已完全看不下去了。

师傅的心爱之宝,曾经受尽师傅宠爱,此刻竟然被他如此“虐待”!

“孽障,哼,还敢与本少反抗?”

一道冷冷的哼声传来,身处下方的这四人,已然感受到他们对天心神炉殴打地更猛了。

轰鸣之音,已变得更加密集。

最终,暴轰声还是停了下来!

崇心已然感应到,天心神炉之上,被印入了那个人的印记。

从此以后,天心神炉,彻底成了他之宝物!

石枫右手抓着天心神炉,这时,只听一道苍老沙哑的声音,从下方传来:

“天心相陪了我大半生,还望你日后,可以好好善待它。”

听到那声音之后,石枫低下了头去,望向那四人。

先前崇心初现之时,仙风道骨,精神奕奕,不见半点老态。

而此刻的他,好像一下子苍老了数十岁一般,看上去也有些狼狈。

“那孽障今后已是本少之物,本少如何对待,那便不用你来管。”石枫对他说。

崇心听他那话,仿若已经听出,天心在他手中,将不会有好日子过似得。

“好吧,哎!”这时,他又深深一叹。

此时此刻的他,感受到了一股前所未有的无力感。

“哎,感觉崇心大师好可伶啊!”

“是啊,就这样失去天心神炉了!”

“要是换成我,失去了一件超凡神器,真的比杀了我还要难受啊!”

“哎!”

……

“置换神殿,本少在此需置换的这些材料,还作不作数?”

这时石枫又再开口,问那青衣女子与殿主深伦道。

“作数!自然作数!”深伦连忙回答。

这个时候的他,哪里还敢说个“不”!

恐怕“不”字一出,绝世狂力便将落下。

“下次本少回来之时,本少需看到你们置换到十件以上,否则的话,这置换大胆,也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!”石枫再而冷冷开口,对他们说。

无尽的杀力,再而朝着他们笼罩而下。

第一次见到这个深伦的时候,石枫便有了不舒服的感觉。

再见崇心要拿照妖镜照自己的时候,石枫便差不多知道了来龙去脉。

“在下明白!您尽管放心吧。”深伦连忙应声。

虽然说,那些东西,全乃极为珍稀之物。

但目前,还是将性命保下来再说。

“嗯!”石枫点了点头,随后微微转过头去,望向了不远之处的那片人群,道:

“接着吧。”

当他这道话音一落,只见他右手一动,将身旁的天心神炉猛地一推。

“咚!”在他的推动之下,天心神炉发出一阵轰响之际,便飞了出去,竟飞向了那片人群。

“这是干嘛?”

“天心神炉?飞我们这来了?”

“这……他这是要杀我们灭口吗?”

“啊!”

……

那方众人,旋即纷纷大呼道。

不过就在这时,只见一道白色身影飘然飞起,面带笑意,道了一句:“多谢师傅!”

飞起者,自然是萧天亦!

“他!”而一见萧天亦,一听他的那道话语,只见崇心的老脸,再而猛地一动……

字体: 字号: